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9月16日   
秋天的收藏
  秋风一凉,农家小院的收藏就开始了。母亲早就把家里的几口大缸刷洗干净,玉米收得多,要用两三个大缸来盛;绿豆、黄豆产量少,就放在小号的缸里。花生塞满了一个个土布口袋。新鲜的小米熬粥最好喝,把厨房的小瓦缸装满,剩下的也要装在土布口袋里收藏。
  秋作物的收藏中,当数红薯最麻烦。红薯是农家人冬天的宝贝,可蒸可煮可烤,对它的收藏也格外精心。
  那时,在我们农村老家,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有一个红薯窖。红薯丰收的季节,要先把地窖打开,让它通几天风。人准备下窖前,还必须用火柴点一张纸扔下去,如果火瞬间就熄灭,表示里面缺氧,暂时不能下去。如果火烧得很旺,就可以沿着窖内的墙壁慢慢爬下去。留在窖外面的人,则把红薯装到筐里,用绳子把它顺下去,如此循环反复,直到红薯收藏好为止。
  在我们家,通常是身手比较灵活的二姐下窖,父亲往窖里运红薯,我和妹妹好奇地观望,帮着把红薯装到筐里。大家说说笑笑,只用多半天的工夫,就把堆积如山的红薯转移到地下了。
  奶奶年事已高,干不动体力活,却也不肯闲着。她忙着收藏晾干的红枣,留着逢年过节蒸成好看又好吃的花卷。她从花生堆挑出三个仁儿的“老头儿”,孙辈们谁遇到伤心事时,它就是最好的开心果。奶奶把红红的辣椒收藏起来,做成好吃的辣椒酱;把不起眼的芥菜疙瘩洗干净,一层又一层收藏到缸里,就变成了美味的腌菜。
  我那时候也喜欢收藏。天气变凉,院子里的牵牛花、指甲桃花开得越来越少,就不由伤心感叹。姐姐就跟我说,可以把花朵夹到书里,放到阴凉的地方,等它慢慢风干了,还能保持鲜艳的颜色。我依计而行,忙着把花儿一朵朵收藏到书里。过了很久之后再打开,果然花朵还是那么艳丽,甚至隐隐有花香。多年之后,有一次,我偶然翻到童年的小人书,还时常会看到当年的花朵标本,往事依稀如梦。
  如今,女儿遗传了我的爱好。她不曾经历过农家小院的收藏,但是每逢秋天,她喜欢去公园里捡各种不同形状的落叶,绿色的,红色的,半黄半绿的。缤纷的落叶拿回家,她会把它们一一铺在雪白的纸上,用铅笔沿着树叶的边缘描下形状,再画下叶脉,最后用油画棒为它们涂上颜色。缤纷的落叶画,成了女儿秋天最爱的收藏。
  秋天的诗句也颇值得收藏,我尤其喜欢刘禹锡的这两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还有作家简贞在《浮舟》中的句子:“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笑着说: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
  秋天的收藏,就像一首经典的老歌,带着岁月沉淀过的韵味,轻轻唱响在每个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