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9月16日   
公公的“老铁”们
  婆婆去世后,公公变得多愁善感、郁郁寡欢起来。幸而除了亲情的抚慰外,还有一群“老铁们”围绕在公公身边,带来友情的慰藉。
  我周末回老家,看到公公和“老铁们”把酒言欢,喝得不亦乐乎。猪肉片炖白菜、参差不齐的大块猪头肉,还有油炸金蝉、咸菜......男人的厨事虽然简单粗暴,味道却也不错,最重要的还是那份暖心的情谊在缓缓流淌。喜欢热闹、重视情谊的公公脸上又露出久违的笑容。
  说起这些“老铁”来,还有些奇缘在里面。公公的“老铁”之一孙叔叔比公公小十几岁,俩人也能玩到一块去,亲如弟兄。
  说起孙叔叔与公公相识,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公公在国营养猪场当场长,单位找来一些小木匠干活。其中一个小木匠踏实能干,又聪明伶俐,公公就与他攀谈起来。公公关心地问:“在这干活,吃得饱不?”小木匠红着脸,笑了笑,说:“吃不饱。”公公就给了他一把饭票,让他以后去食堂吃饭。从此,小木匠与公公结下了不解之缘,越聊越投机,竟成为了知己好友。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小木匠变成了大老板,公公也已经70多岁了,但他们的关系还是那么铁。家里的凳子、桌子等家具据说都是出自这位技艺精湛的叔叔之手。孙叔叔的儿子结婚,公公高兴得好几宿都睡不着,比自己儿子结婚还高兴。每有闲暇,孙叔叔总是来与公公共叙友情。哥儿俩把酒言欢,无所不谈,喝得畅快淋漓。
  公公另一个“老铁”,按辈分我得叫他“二哥”。他与公公虽只相差了几岁,却隔了一代人,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友谊。据说,学生时代的二哥是个调皮捣蛋的差生,因“劣迹斑斑”出名。他到了婚嫁年龄,差点找不到媳妇。
  公公看到二哥虽然顽劣,本性却是好的,便经常教导他。后来,二哥经历了人生挫折,在公公的鼓励和资金支持下,终于浪子回头,人生走上了正规。公公为二哥的婚事也是费尽了心思。在公公的牵线搭桥下,二哥终于找到了人生另一半。
  公公在二哥心中,是师是友,是值得交心的朋友,也是人生的导师。公公的房子下雨漏,二哥比公公还急,找了村里几个人帮忙,帮公公维修好;到了收获的季节,二哥又早早排在我家门口,帮助公公收割。因为两家离得近,一有时间,二哥就带着好酒、家常菜,来到公公家,两个人品着酒拉起家常,互相慰藉。
  有朋友的人生,感觉心是暖的,泪是热的,人生因此变得更加厚重,有了五彩斑斓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