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庭院深深幽草香
  王纯
  老家的庭院很宽敞。院子南面种着一棵核桃树和一棵苹果树,南墙根有几棵葡萄树,院子西面有一棵大槐树。这个时节,树木掩映,树影摇曳,院落呈现出层次之美和丰富之美,颇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味道。
  树木错落参差之间,是母亲打理的一个小花园。小花园里是一些月季、太阳花、蜀葵之类的花,不开花的时候,它们就是草,很茂盛地生长着,绿油油的。
  这些花好养活,禁得住风雨。遇上再大的风雨,它们只是东倒西歪地摇晃一阵子。等风雨停了,它们便又倔强地昂首挺胸起来,那样子好像在说:“风雨奈我何!”相比温室里的花,庭院里的花更有朝气和灵气。
  到了花开季节,小花园的花草就更“高调”了。它们争前恐后地开,好像不甘心呆在幽静角落,于是拼命释放生命活力。它们开得那么活泼灿烂,好似要挤出小花园,去更广阔的天地,开它个倾国倾城。
  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是说:“瞧这些花开得多好,像小鸡崽子似的,想挤出小花园溜出去。看来,我得把花园弄大点了。”后来母亲把小花园的篱笆全都撤掉,任由小花们往外溜,小花园的“版图”得以一再扩张。
  母亲这两年“引进”了一些新的月季花品种,花朵硕大,颜色鲜艳。我说:“妈,这哪是月季啊,分明就是牡丹嘛!”母亲听了很开心。
  去年,母亲又种了一株石榴树,小小的石榴树很不起眼,跟一株高高的草似的。起初我并未在意,谁知它今年就开花了。石榴花开红胜火,虽然这株石榴的花开得娇小稀落,但不得不承认,石榴花是最美丽的花。它美在了颜色上,那样纯粹清透的红色,水灵生动,简直是自然界中最美的一抹红。小花园的花开得真好,缤纷如画,芬芳满院。
  庭院深深幽草香,我熟悉的院落有了几分诗意。那天看到朋友在微信上发了一张美图,图上是一个开满鲜花的小院。她配了一些文字:“此生的终极梦想就是,到老了拥有一个小院。瓦上四季,檐下人生,闲看庭前花开花谢,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让灵魂诗意栖居。”我给她评论:“哈哈,你的终极人生梦想,我一出生就实现了!”她回我一个大笑的表情。
  我忽然很感慨,拥有一个开满鲜花的小院,是很多城里人的梦想。可是很多年里,我一直都在拼尽全力走出小院。南北西东,去过很多想去的地方,一番兜兜转转,我现在又开始享受童年时美好的场景。
  庭院深深幽草香,我与母亲坐在花香之中,闲闲地聊天。没话可说的时候,我们就说说花,说说草,说说天有多蓝,云有多白。近几年环境好了很多,蓝天白云又像我小时候那样,蓝天蓝得那么纯净,白云白得那么纯洁。花香弥漫,一切都有着无法言说的美好。
  我想起电影《东邪西毒》里的话:“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到了那边,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头看过来,可能会觉得山这边更好!”我们都会经历这样返朴归真的过程,到最后才发现,我们出发的地方才是归宿。
  庭院深深幽草香,此心安处是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