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30日   
摘豆吃瓜的童年
  马从春
  那年“六一”儿童节,老师告诉我们说今天是儿童节,是小孩子自己的节日,希望大家开心快乐。
  这是我们这些乡下孩子第一次听说儿童节,大家都很兴奋。我们想,既然大人们都定好了节日,我们自己一定不能闲着,必须好好庆祝一下。放学后,顽皮的孩子们仿佛得到了特赦令,一路疯跑着回家过节。
  怎么热闹一番呢?那个年代,物质贫乏日子艰难,大人们整日里忙着土里刨食,他们是没有兴趣陪孩子们过节的。对于这个难得的节日,我和几个小伙伴商量着怎么度过,一番激烈的争论之后,大家达成了一致。
  我们先玩打仗的游戏。那时候,孩子们中间流行一种自制的弓箭。弓用柳树条和麻线制成,箭很简单,就是那种细长的麻秸秆。大家分成两拨人马,隔开一定距离,或躲在墙角,或藏在树后,相互对射。我们玩得很开心,呐喊声如雷,漫天的“羽箭”雨点般坠落,欢笑声阵阵。
  玩够了,我们决定到田野里去找点乐趣。孟夏时节,布谷鸟咕咕地叫着,麦子由青变黄,大地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然而吸引我们的并不是麦子,而是那些豌豆和西瓜。豌豆种在麦地旁,豆荚圆润饱满,散发着诱人的成熟气息。西瓜地里,一个个西瓜大小不一,有拳头大的,有碗口粗的,绿油油的颜色,让我们垂涎欲滴。
  看着四周没人,我们终于下手了。看准了一块豌豆地,大家一起坐在地里摘豌豆吃。你一把我一把,我们边吃边玩,高兴极了。
  旁边的西瓜地此时也成了我们的乐园。我们先是把那些西瓜当玩具,玩累了,开始打开来吃。可是西瓜没有熟,我们一连打开了好多个,里面都只是白生生的瓜肉,没有一点期待中的红瓤。
  失望的我们坐在瓜地里,看到满地被我们打开的烂瓜,突然间意识到闯祸了。这可怎么办?为了庆祝儿童节,我们玩过了头,糟蹋了庄稼。最后,有人提议,大家各自回家后不准说实话,无论谁问都说不知道。
  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家长们最终还是知道了一切。愤怒的父亲拎着扫帚,把我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在我的嚎啕大哭声中,父亲说:“你知道吗,你们糟蹋的庄稼是村东头老王家的。他是个60多岁的单身汉,是村里的五保户,一个人全靠那点庄稼生活!”
  父亲领着我,拿出家中仅剩的一点钱,来到老王家。刚到门口,我吃惊地发现,我的那些“死党”们已经到齐了。孩子们道了歉赔了钱,然后各自由家长带回家。
  很多年后,我终于知道,父亲为了赔钱,把家里仅有的几只生蛋母鸡也卖了,而他原本打算,晚上杀一只鸡给我庆祝儿童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