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娱乐企业和“粉头”操控“学生粉”冲锋陷阵
  追星群体低龄化
  “哥哥很努力,即使生病也要在舞台上坚持完美地表演。”高三学生小舒说,虽然很难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但是许多朋友都从偶像身上获得了奋斗的动力。
  类似的“学生粉”数量庞大,近年来“饭圈”低龄化特点也越来越明显。此次调查问卷显示,有42.2%的中学生自小学就开始了追星生活,有52%的中学生追星时间在3年以上。
  受制于自身财力和课业压力,学生粉丝对偶像的支持多处在“声援”(公开发表言论表示支援,不付出或付出少量金钱)层面。这些学生粉丝多数处于“饭圈”的底层,真正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是资源站站长、后援会高层等中坚力量,他们多数是成年人。
  “话术”操控“学生粉”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让明星够不够红有了可以量化的指标。“打榜”是目前流行的一种声援偶像的方式:为了证明一个明星的热度,粉丝会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推出明星排行榜的平台,为自己支持的明星投票甚至极端刷票。
  问卷调查显示,六成以上的中学生会选择在评论区声援和“打榜”投票支持自己的偶像。
  参与多个内地明星后援会的资深粉丝余音告诉记者,“大粉”的套路可以总结为“话术”动员加抽奖,以及有活动优先考虑的承诺。“‘学生粉’在后援会基本上就是一个工具人,‘大粉’指哪打哪。他们很容易情绪化,正值自我感动期,加上大氛围如此,就会不自觉地入套。”
  “大粉”的情感动员、社群的裹挟力量,让众多学生粉丝疯狂“打榜”。
  传销式洗脑 侵蚀主流价值观
  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各种打榜和花式应援成为常事,粉丝与粉丝之间的关系也更为牢固。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副教授周逵说,国内娱乐圈对艺人的公德要求很高,面对公共事件时,艺人需要通过发声进行正面资本的积累。
  至于一次次转发背后,究竟是盲目跟从还是理性判断,仍然存有争议。周逵认为,粉丝群体也并非刻板印象中的“无脑”,恰恰相反,他们在社会政治事件中高度敏感和谨慎,会反复确认事情的是非曲直,揣测主流价值观。但明星的观点如果出现错误导向,确实会对青少年产生一定影响。
  对于青少年来说,他们年龄较小、辨别能力较弱,思想观念极易被“饭圈”单一狭窄的工具价值覆盖。问卷调查中,在“国家面前无偶像”的判断选项中,认为“毫无问题”的仅占39.8%。而在另外一个关于“中国‘饭圈’女孩为韩国军人应援”的观点统计中,认为“能理解”者占61.9%,接近2/3。
  在多次粉丝的争斗中,举报、互撕、人肉、网络暴力等行为频频出现,低龄粉丝总是冲在前头。实际上,“饭圈”裹挟青少年开展的每一次争斗,都在破坏思想政治教育成果,侵蚀主流价值观,其运作模式越是高效可复制,对社会就越危险。
  粉丝群衍生网络暴力餐
  近年来,“饭圈”的聚集地已不再限于微博,“八组”和“兔区”等也逐渐成为新的重要阵地。
  据了解,“八组”是名为“豆瓣鹅组”的豆瓣小组的昵称。作为豆瓣活跃度最高的小组,当有关艺人的话题发布后,挑刺和纠错是必选动作。“看XX演戏我真是尴尬癌犯了”……这些刻意的嘲讽必然引起该艺人粉丝的激烈反驳,进而把明星八卦引向一场骂战。
  与网络骂战相伴生的,是“人肉搜索”成为粉丝们常用的打击手段。
  受访者青青说,在和另一个“饭圈”的“斗争”中,自己的照片被对方曝在了网上,并配上“丑”“猪”等侮辱性字样。不久后,家庭、学历、工作等信息被陆续曝光,严重影响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
  这种网络暴力能不能使粉丝们警醒?答案是未必。半月谈杂志社对全国两万多名12岁至18岁中学生的调查问卷显示,粉丝群体中18.9%的人声称自己曾遭遇网络暴力,但同时,他们中又有48.7%的人同意“对‘为非作歹’的粉丝,教训他们一下是有必要的”。
  追星“出圈”侵害公共空间
  近几年,粉丝在机场追星致使旅客登机受阻、航班延误的事件屡见不鲜。搜索发现,仅在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2017年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就有20起;2018年1月至7月,粉丝警情发生7起。2018年12月,4名粉丝在香港登上前往韩国的航班,在成功给偶像拍照后,又要求下机并全额退款,最终迫使机上旅客全部重新安检,航班因此延误。
  除了机场,酒店、饭店的公共秩序也时常因粉丝疯狂追星而受到影响。在不易看到的地方,有青少年为购买偶像代言的产品,偷父母血汗钱,或走上网贷之路;有青少年粉丝响应“粉头”号召,自掏腰包为偶像进行天价应援,不惜使自己陷入经济困境……
  有粉丝经济研究者指出,近年来粉丝电影增多,这种电影的目标观众就是参演明星的粉丝群体,在电影宣传和上映期间,粉丝会迅速结成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参与包场观影、为偶像造势等活动。
  粉丝文化 挑战治理方式
  “如果你支持的明星做错了事,你会怎么看待?”前述调查问卷显示,在粉丝群体中,选择“小错原谅、大错不原谅”者占48.2%;选择“人孰能无过,大错小错都会原谅”的占36.5%。此外,13.1%的粉丝坚信自己的偶像不会犯错,而选择“不原谅”的仅为2%。
  法律规制同样重要且紧迫。记者了解到,“饭圈”内部基本都有“应援部门”“反黑部门”“宣传部门”等,尚无较强独立思考能力的青少年极易受到各部门“负责人”话术和态度的影响。上海政法学院教授章友德表示,必须不断完善网络信息传播和互动规则,有关部门要以明星经纪公司为监管重点,对经纪公司、粉丝群体危害网络和社会公共安全,冲击主流价值观的违法行径要依法及时处置。
  据《半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