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26日   
离病毒最近的人
  本报记者于艳玲
  从事病毒检验的医务工作,被称为“离病毒最近的人”。
  近日,记者采访了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实验诊断科副主任张靖宇,听他讲述核酸检测背后的故事。
  14小时不间断工作
  张靖宇曾参加过抗击非典的工作。这次疫情发生后,他再一次挺身而出,在第一时间请战。
  核酸检测结果是新冠肺炎患者确诊及出院的重要评估标准。各地的标本随时会来送检,张靖宇等人随时都得待命。为了及时反馈结果,张靖宇和同事们克服困难,随接随做,给患者提供及时准确的检测结果,为疫情防控提供科学的检测数据。
  “我们是二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检测员的防护标准和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是一样的,都需要穿着厚厚的三级防护服。”张靖宇说,自己所在的实验诊断科承担了运河区、吴桥县、东光县、南皮县、青县等地确诊患者、疑似患者、隔离留观人员的病毒核酸检测任务。最多时,他们每天要检测500多份标本。
  “2月份的时候,我们最辛苦。那时,我们这些人分成了三个小组,24小时不间断工作。”张靖宇感慨说,“有时候,我们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可没有一个人退缩。为了节约时间,我们每天吃方便面。现在,我只要一见方便面就恶心。”
  核酸检测揭秘
  核酸检测样本被送进实验室后,第一件事就是“灭活”。这一步骤,通常要将样本加热到56℃,并持续30分钟来完成。然后,检测员要经过一小时左右的核酸抽提,最终在离心管里得到少量的透明液体——这就是核酸。
  核酸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基因扩增后,会通过荧光信号进行检测。如果是新冠病毒的某个靶标,电脑屏幕上就会呈现出S形的扩增曲线;如果不是新冠病毒,电脑上就会显示出一条平的直线。
  检测结束后,检测员还要将病毒样本冻存在-70℃的设备中,然后将污物用高压灭菌设备来处理。
  “在这个过程中,检测员是直接面对病毒的。尤其是核酸基因扩增后,检测员的风险更大。因此,防护工作必须做到位,我们会时刻相互提醒,以确保安全。”张靖宇表示。
  “现在好多了,每天需要检测的只有30份至50份的标本,而且都是给留院观察的发热患者做的。虽然标本少了,但是我们还要工作到很晚。”在最近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张靖宇一天都没休息过。
  他满足地说:“现在,我每天晚上9点多了就能回家了,这和一开始相比已经很不错了。”
  每天4000多个数据,都需要准确无误
  检测样本最重要,核对样本信息也很要紧,而且这是个细活儿。
  样本灭活后,检测员就要对照送检单,核对样本管上的信息,逐条逐项登记样本来源、编号、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数量等信息,对模糊不清的样本要进行标注,以便及时反馈给送检单位,再次进行确认。每天核对这些信息就需要三四个小时。
  获得全部检测结果后,这些信息还要录入到电子表格中,并上传到疾控中心的数据系统,再分别整理,并发送给不同单位。
  “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繁琐,有时编号对不上,有时数量对不上……”张靖宇表示,在这个过程中,检测员必须全神贯注,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每天,张靖宇要上报3次报表,最多时要保证4000多个数据准确无误。早晨7点、下午3点、晚上10点要将接受检测的患者的情况上报。
  为了保证所有信息的准确,他要对几百个标本逐一进行核对,有时为了核实一个患者的姓名、一个标本的来源,甚至一个患者的性别,他会拨打几十个电话。
  “人们常说‘惟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现在,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张靖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