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14日   
奶奶的小火炉
  几阵凉风,几场冷雨,秋天就渐渐走到深处,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我时常想起儿时的冬天,想起奶奶的小火炉。
  我们兄妹还没出生,爷爷就去世了。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是我们家的“老太君”。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岁月,奶奶是我们家唯一不为衣食犯愁的人。父亲说:“我们饿一点、冷一点没事,但你们奶奶必须要吃饱、穿暖。”为了让奶奶的冬天更加舒适,父亲给奶奶买了一个小火炉。这种火炉现在已经很难看到,它就像水果店里装水果的小篮子。只不过,它是瓦罐,提在手里也没有那么高。
  冬天来临了,开始冻手冻脚了,母亲做早饭时就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尽量用一些“硬柴”做饭。如果没有劈柴和树根类的柴禾,也要用一些枝枝丫丫烧火。这样,在奶奶起床的时候,那些烧过的火炭就可以用来给奶奶装火炉了。
  有时候,没有大一点的炭火,母亲还会用一些锯末放在火炉的底部,上面放上火炭,火炭上面再覆盖一层草木灰,然后用力压紧。这样装好的火炉,不但维持的时间长,底层的锯末点燃后,也不会冒出太多的烟。
  那个时候,大人从早到晚,都在生产队里出工,奶奶要烤火,就需要硬柴。而砍柴禾、挖树根的活,就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的任务。我和姐姐经常去荒山上寻找灌木的树根,那些树根虽然小,但好挖,晒干后也比较容易点燃。
  每年冬天,我们家的院子里就会堆着很多小树根。如果某一天早饭没有烧到火炭,母亲会给奶奶点燃树根取暖。这些柴火不禁烧,但覆上燃烧过的火炭,火炉的保暖时间就会延长。奶奶整天搂着这个小火炉,当然就不会冻手冻脚了。
  奶奶早已作古,小火炉也成为了历史,但中华民族尊老爱幼的光荣传统一直在。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村道上、公园里,儿孙推着老人的轮椅散步、聊天的情景,这种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和谐画面,正是我们太平盛世一个最美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