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14日   
跟着报纸学“巧”
  尽管现在获取信息和新闻的途径很多,什么互联网、微信平台等等,但我仍然对读报看报兴趣不减,特别是对党报刊登的评论文章尤为喜爱。这种对报纸根深蒂固的情结,应该追溯到20多年前。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高考落榜,赋闲在家。当时,父亲在村里当会计,邮递员图方便就把每天的报纸都送到我们家。落榜的郁闷使我百无聊赖,每天就翻看着那些报纸解闷。
  村里订阅的报纸大都是党报党刊,渐渐地,我看上了瘾,原来报纸上有那么多我不了解和不知道的东西。那时省报刊登了一篇通讯《时代青年的楷模》,介绍的是残疾青年张海迪自学成才的事迹。随后,报纸还发了一篇关于张海迪自学成才的评论员文章。我读后热血沸腾,决定振作起来,走一条自学成才之路。
  不久,全国兴起了自学成才热,爱好文学成了当时青年人最为时髦的追求。我也一样,一门心思地搞起了文学创作。一开始写作,无从下笔,后来找到窍门。报纸上提倡什么,倡导什么,我就跟着写,没过多久,我的文章就在地区报上发了几篇。
  由于在写作方面的天赋,我后来竟然成了我们县委机关报的编辑。
  当了报纸要闻版的编辑后,我几乎每期都要写一篇评论员文章或社论。我写的言论许多人看了都说好,说照着文章做,工作没有做不好的,问我咋对上级精神吃得那么准,那么透,我说是上级党报教会了我。
  那些年,党报的好社论、好文章我剪贴了好几本,有空就拿出来学习。
  后来,我调到经济部门工作,看报纸的热情就更足了。每当中央出台经济政策,我会找来指导性的评论员文章,感觉学起来有的放矢,工作起来有抓手。
  因为工作,我结识了许多经商的老板和企业家,谈起当下的经济政策和走向,他们没有不佩服我的。有一次,从事钢材生意的本家堂哥来找我聊天,见我捧着一张报纸在读,就戏谑我说:“报纸有什么好看的,别假学习、假积极啦。”
  我当时就说:“你别小瞧了报纸,它没准会让你发财呢。”
  堂哥听后嗤之以鼻。我将那张报纸推给他说:“看看这篇文章吧,朱镕基总理说了,钢铁产业限产增效,知道什么意思吗?你好好读读这篇评论员文章吧。”堂哥读后,若有所思。
  几天后,堂哥到银行贷款囤积了一大批钢材。没过多久,钢材涨价。从那开始,他不但夸我会看报,自己还订阅了好多份党报和行业报纸,天天抱着研究。
  这么多年,我养成了读报看报的嗜好,一天不看报,就像一天没有吃饭。是报纸教会了我做人做事,是报纸拓展了我的人生宽度,增加了我的人生厚度,带给了我无上的荣耀,使我成为了“文学家”、“理论家”、“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