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14日   
珠峰变绿了 可不是什么好事
  在全球变暖加剧等因素的作用下,长年处于零下20度以下、冰雪覆盖的世界最高峰上也越发绿意盎然了。
  科学家借助美国宇航局陆地卫星在1993至2018年间拍摄的卫星图像,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喜马拉雅地区的植被覆盖率进行了测量。结果发现,在海拔4150米至6000米之间有植物覆盖的高山冰缘植物区面积有所增加,甚至达到同一高度永久冰川和雪面积的5倍至15倍。其中在海拔5000米的地带植被增速最快。
  高山冰缘植物区介于林木线和雪线之间。这个高度被认为接近植物能够生长的海拔极限。在这个高度上因为有季节性积雪,草和灌木等植被能够在冰雪覆盖下生长,被称为冰缘植物。
  高山冰缘植物区面积增加对地区水循环的具体影响还未可知,但对广袤的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来说,却可能面临不断提高的洪灾风险。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面积约为420万平方公里,素有“亚洲水塔”之称,雅鲁藏布江、恒河、印度河、湄公河、黄河、长江等亚洲最主要河流都发源于此,直接或间接依赖这些水源生存的人口超过14亿。
  世界自然基金会预计,整个喜马拉雅地区每年提供的水资源有8600万立方米。
  埃克塞特大学环境和可持续性研究所研究员安德森表示,2000年至2016年间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化的速度已经翻了一番,过去40年里有四分之一的冰层流失。研究指出,喜马拉雅地区的生态系统在气候引起的植被覆盖率变化面前已经不堪一击。
  有关北极地区的相关研究发现,因为植被会吸收更多光线、提高土壤温度,植被覆盖率提高使得周边地区温度进一步提高。但安德森认为,喜马拉雅地区的状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例如在西藏进行的研究发现,通过植物叶子蒸发的水汽实际上能够带来冷却效应。
  埃克塞特大学的研究称,虽然没有涉及冰缘植被扩散的原因,但研究结果与全球变暖导致的“极低温”(即温度低于植物能够生长的最低温度)区域面积缩小趋势存在一致性。
  安德森指出,植被覆盖率变化起因有很多,尤其是在喜马拉雅地区这样广阔的,可能会是多个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包括土地使用、气温、降水、二氧化碳排放等方面的变化,当然这之中也少不了全球气候变化的作用。
  据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