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09日   
那一刻,我真自豪
  本报小记者(市八中7年级3班)刘道鑫
  我爬过巍峨的长白山,登过高耸入云的黄山,但这些山不是土山就是石头山,只要体力足够,总能攻克下来。而沙山就不同了,攀爬沙山是爬一米往下滑半米,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今年暑假,我就去爬了敦煌的鸣沙山。这座沙山的沙子细而软,金黄色的沙粒如同金子,而且大小一致,似乎是用一个筛子筛选出来的。这座沙山让我想起了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句诗。
  鸣沙山目测也就四五百米,看上去很容易爬到顶峰。于是,我怀揣着这座山很好爬的想法,开始了攀登。
  我穿着防沙鞋,一口气冲到了半山腰。可是,因为这里的沙子细而软,害得我走一步,就得滑下半步来。由于我刚才用劲过猛,现在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嗓子像火烧似的生疼。
  我现在的处境是,如果停下来,前面的努力算是白费了,但要是继续前进,恐怕会体力不支的。
  我站在风沙中想了片刻,一咬牙,一跺脚,干脆趴在沙子上匍匐前进。沙子沾满了我的全身,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我感觉好像要被烤着了一样。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向上攀爬,但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我需要找一个目标,让自己振作起来。这时,我从身上找到了一盒好吃的糖。我把它往前抛去,抛到哪里我就向前爬到哪里……
  汗水滴答滴答地落下来,我已记不清自己抛了多少次,但还是看不到山顶。这时,我突然想起了老师经常对我们说的那句话:“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于是,我咬紧牙关,继续向上攀爬。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发现马上就要到山顶了,顿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冲去,无声的冲锋号在我耳边响起。我成功了,我终于爬到山顶了!
  我握着糖盒,站在鸣沙山山顶,俯瞰月牙泉,那一弯“月牙”是那么小。
  我望着远处的落日,金色的沙子为它镶上了一道金边,好美啊!
  从那天以后,每当我再遇到困难,爬鸣沙山时耳边响起的“冲锋号”就会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