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09日   
山杏
  她大声朝他喊,照顾好孩子。然后,使出全身力气,松开他的手。他说他要去山区支教。她说你要敢去,就分手。他到底还是去了。
  她到底舍不得分手。
  最终下不了决心和他分手的另一个原因是,她不相信他真的会在大山里待下去,他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没准去了就后悔了。她在心里给自己定下一个期限,等他五年,不回来,就各走各的。
  五年的时间很长,也很短。眼看就到了规定的期限,她的心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吊到半空,没着没落。她决定到他支教的地方去一趟,也好当面做个了结。
  下来火车,一眼看见他。笑容尚未荡开,便蓦然凝结在脸上,他两手空着,四处张望,一定不是回心转意搭车回城的。她心里突然一凛,莫不是接什么人?她怕的,自然是接一个女人。
  他的目光终于向她扫过来,惊喜着喊她的名儿,一边小跑着一边向她招手。她松了口气。
  他说,我给自己定下一个期限,五年,你要是不来看我,我就扎根在山区。
  凝结的笑容在她脸上慢慢松散,漾开,洇成一朵花。
  回城后不久,他们便走进幸福的婚姻殿堂。就像童话里的故事,从此过起公主和王子的幸福生活。
  一天,屋子里响起清悦的音乐声,顺着声音,她走到沙发旁,拿过手机,忖思要不要给他送去。短信铃声忽起,她踌躇一下,心想,别是有什么事情,就点开了。
  她的心突然沉下去,九个字,仿佛九块石头,压在她心口:她快不行了,来一趟吧,说说孩子的事儿。
  九块石头,变成九把尖刀,一下一下往她心尖上戳,她的心开始滴血。他外面竟然有了别的女人,更可恨的,还生了孩子。
她和他大吵了一架,摔门而去。头脑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来到他支教的山区。下了车,踌躇半天,她抬脚朝前面的山上走去。山上长满杏树,正是杏子成熟的季节。她还从来没见过山杏,更没吃过,伸手从树上摘一个,放嘴里,绵、甜。她忽而高兴起来,如果和他一起摘山杏,多么好。这样想着,心又沉下去。
  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想他,想那个和他生了孩子的女人。她身上突然升腾起一股火气,一团一团往外蹿。她猛地伸出一只脚,对准前面的石头踹过去,石头滚下坡去,她也跟着滚下去。醒过来时,她的手被另一只大手拽着。是他,站在崖边,另一只手死死抓住一根树枝。
  突然“咔吧”一声,她和他同时往下落了一截。他把她抓得更紧了。树枝继续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仿佛举向他们的大刀,挥舞着砍过来。
  他说,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
  她大声朝他喊,照顾好孩子。然后,使出全身力气,松开他的手。
  杏子成熟的季节,他带女儿来到大山。他指着杏林里一座高耸的坟茔说,给妈妈磕个头。女儿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指着旁边的另一座坟茔说,给妈妈磕个头。
  女儿小名叫山杏,是他和在山区支教时认识的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
  回家的路上,他给女儿讲了她的故事。他伸手擦抹一下眼睛,对女儿说,妹妹,嗯,也许是弟弟,比你小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