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1日   
杨翥眼中……
  没有风,船舷与河水的呢喃,似乎在见证秋与夏的交接仪式。你吃我一口,我吞你一下,弄起一河粼光。依偎着运河的农舍,在水中荡起了秋千。抬眼望去,蓼花开遍运河两岸。循着蝉声的错落,有几个孩子在远处的树荫下嬉戏,动作醉酒一样夸张。突然,蓼花剧烈地抖动起来,像跌落下山的瀑布,不一会儿便到达岸边,泥鳅一样的“小光腚”钻出蓼花,跳入河中,扑通出的浪花与船舷的呢喃。
  船上有一个人,从观察万物的眼神中,绝对看不出他是京城的一个大官。在他眼中,大自然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不
是诗中有长芦,根本读不出他写的是哪里,在什么年代。然而,同样是从长芦经过运河的马可?波罗,却完全不一样。他首先看到的是“长芦是一个大城,这个城市和附近的地方生产大量的盐”。然后想到的是“大汗从盐上也收入了大量的税款”。满眼满脑的物质和利益。
  马可?波罗是一双西方人的眼睛。
  杨翥是一双东方人的眼睛。
  有人把杨翥与孔子画等号。孔子不问马,杨翥不问碑。
  马厩着了火,有人告知孔子,孔子问:“伤人没有?”
  孩子们玩耍推倒了杨翥祖先的石碑,守墓者报告杨翥。杨翥立刻问道:“伤到孩子没有?”
  杨翥少年便丧父母,家贫,跟随哥哥开馆授徒。遇上流寓在外、困窘贫乏的杨士奇后,杨翥就辞去自己所任的馆职,将授徒之事让给了杨士奇,自己往别处另寻新席。杨士奇在内心对杨翥
很是敬重,他显达之后,就推荐杨翥“经明行修”。
  明清笔记中,有“杨翥卖驴”一事:杨翥当年在京为官时,每每上朝,他都是骑着一头驴。后来,邻居有一个老人,晚年得子。婴儿听到杨翥的驴叫,就会受到惊吓。知道这一情况之后,杨翥就把驴子卖掉,徒步出行。
  有一邻居丢了鸡,便骂是姓杨的偷去了。家人告知杨翥,杨翥说:“街坊中又不是只有我一家姓杨。”又有一邻居,每逢雨天,便将自家院子里的积水排放到杨翥院中。家人告诉了杨翥,他却劝解家人说:“晴天的日子多,落雨的日子少。”
  久而久之,邻居们都被杨翥的宽容忍让所感动,纷纷到他家请罪。有一年,一伙贼人密谋欲抢杨翥家的财产,邻居得知此事后,主动组织起来
帮杨家守夜防贼,免去了这场灾难。
  杨翥淳厚纯正,超出寻常。他的高德厚行,可谓一时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