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1日   
云里云外
  万里无云固然令人心情愉悦,多一片云的天空却也可给人况味无穷。彩云、乌云、阴云、浓云、祥云、薄云……风格迥异的云让人浮想联翩。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看云后情感的炽烈;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看云时心情的悠闲。一千个诗人眼中有一千种云,最终都是心境不同罢了。
  谢肇淛看云时,是什么心境呢?
  他眼里的那片云,是沧州所在地长芦镇的云。明朝时的长芦属于都转盐运使司,是处理盐务事宜的主要机构。我们不清楚当时谢肇淛来沧州何故,但是自1275年起,随着元朝开凿运河南北贯通工程的进行,乘船从南一路向北成为可能。出生在浙江杭州,喜好历游各地名山大川、凭吊先贤的谢肇淛从南方出发,乘船经过坐落于运河边上的长芦镇,泊船驻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当时的古沧州,苦海沿边,地薄人稀,实在不是旅游观光的好去处。天已黄昏,极目远眺,能让谢肇淛过目难忘的,还是夕阳照射下,镶着金边的那片白云。那是滚滚运河之水长了翅膀,飞上天空自在又潇洒的云吧?
  作为一名诗人,当时的闽派作家代表,谢肇淛出众的才华足以让他天马行空,思绪万千。但是,在长芦,这片云给予他的不仅仅是这云本身。站在运河岸边长芦镇的小亭子上,他想到了沧州的两个人物——
  一个是龚遂,一个是献王。
  龚遂是西汉宣帝初年勃海郡郡守,这片属于今沧县旧州镇的地方发生了饥荒和动乱,皇帝派龚遂前来治理。龚遂深入调查,因地制宜,强令当地百姓发展养殖种植业,并卖了刀枪去买耕牛耕地种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献王即是刘德,汉景帝刘启的第二个儿子,他“于灰尽之余纂亡散篇卷,仅而复存”,招贤纳士,对遗散于民间的书籍进行勘误订正,整理抄写,使《诗经》这样的经典名著得以流传至今。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树遮龚遂庙,江抱献王坟”,谢肇淛见贤思齐,在游历沧州古镇长芦时赋诗一首,用诗句表达了对这两位古人的追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谢肇淛在沧州长芦镇想到沧州这二位圣贤,想必他自有和两位古人相通之处。
  “舟散盐亭暮,长芦一片云。”此刻,谢肇淛眼里的沧州这片云,恐怕不单单是一片云吧?云天外是阳光,是星光,是大运河滚滚的流水,而云里面恐怕不只是藏着雨,还有雷,还有电。谁知道,一场雨落下,究竟是暴雨还是甘露,究竟是祸还是福?一切都可以是过往烟云,一切真的可以如云飘过了吗?
  多年后,谢肇淛明察秋毫,上书直言,指责宦官遇旱仍大肆搜括民财的事实真相。庆幸的是,他受到了当时的皇帝神宗的嘉奖。与之相反,诗人崔颢一生宦海浮沉,终不得志,他眼里的那片云,只能“千载空悠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