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13日   
藏在旧物里的爱
  父母一生勤劳俭朴,对物品格外珍惜,从不轻易丢弃旧物。正因如此,我捡回了许多丢失的记忆。
  去年我添了二孩,正值初夏,蚊子格外多。孩子有点吵夜,买的摇篮也不顶用。父母来帮忙照顾,搬来了一个木摇篮。那个摇篮样子有点笨拙,却非常结实耐用。
  “这是你小时候睡过的呢,我们舍不得丢,就放在阁楼上。”母亲说,“没想到现在又可以派上用场了,这东西好着呢。”
  我满眼惊喜,小时候睡过的摇篮,居然到现在还保存得这么好。我细细地抚摸着那木条,有种穿越时光的感觉。
  我把孩子放进木摇篮里,一边摇一边哼着曲子。孩子很快就睡着了,睡得口水都流了出来。我望着熟睡的宝宝,满眼的怜爱。我小时候睡在摇篮里,父母也是这样望着我吧。
  木摇篮上可以挂蚊帐,既方便又实用,孩子也不吵夜了。我打算把这个木摇篮一直保存着,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场呢。
  有次过年回家,院子里多了一个石磨。父亲说那是以前磨豆子用的,放老屋里搁置久了怕风化了,就请邻居们帮忙搬出来用。
  那石磨我有印象,磨豆腐好用得很。父亲是舍不得丢的,他总说石磨里磨出来的东西味道正宗。
  于是,从那以后,过年过节的,大家都喜欢到我家小院来磨东西。豆子也好,糯米也罢,甚至是辣椒也可以磨一磨。大家一边磨,一边讲些以前的事情,其乐融融。
  有次我在看电视,讲的是关于家书的故事,给我的感触很深。
  读书时我和父母也有很多家书,遗憾的是没有保存下来。当我把这事告诉母亲时,她让我到后院翻翻。我兴致勃勃地过去,看到了几口大木箱,逐一打开翻看,居然找到了几十封家书。
  那些信件保存完好,被尼龙绳捆得紧紧的。我几乎是一口气把所有的信都看完的,边看边有眼泪流了出来。
  母亲不识字,但对有字的东西格外敬畏,即使是我写给他们的信,也当作宝贝似的保存着。“你母亲就是这样的人,越是旧东西,越是有感情。”父亲说。我忍不住抱抱他们,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感受到了幸福。
  父母对旧物是有感情的,所以在老家经常有意外的惊喜。时间会留痕,每一样旧物都藏着岁月的记忆,藏着深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