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7月11日   
也有玉兰开红螺
  那一晚,我们住进了怀柔的红螺书院室。
  书院依山而建,有活动室、书画展览室,还有几十间民宿。
  书院的后门,直接通着大山,在这里玩累了,可以安静地置身书斋养心;看书累了,抬腿又可以走到山上去观景。
  喜欢这里的安静和书香气。
  负责管理书院的女孩子叫阿里,青春逼人的年纪,虽是刚刚硕士毕业,却已在这里管理了一年多时间。她中等个,一头短发,面色白皙,大眼睛小嘴巴,说话柔声细气,优雅中不失古典的美。
  她领我们看图书室、展览室、创作室,娴熟地为我们泡上“绿普”。
  傍晚时分,她领我们攀上半山坡,参观她装修的那些民宿。那些房子,一律的很干净,雅致清新,一床一几一榻,都设置得别具匠心。每栋小楼里,活动空间很大,喝茶、聚会、聊天,随意而温馨。
  有梨果悄悄地长着,有紫藤静静地爬着,我们坐在夜色里的阳台上,听着虫鸣叽叽,看万山起伏,忽然有种角色分身的幻觉。
  大山隔开了热气腾腾的夏季,也隔开了热气腾腾的闹市生活。
  我们在城市置身久了,两耳鼎沸、车水马龙,心跳和步子都是快半拍的。
  每个人都身不由己被时光机搅拌,迷走在那个叫梦的八卦阵里。那些梦,看似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