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12日   
瀛王冯道的不倒传奇
  五代十国期间,皇帝换了十几位。其间,战乱不断,百姓流离,却有一位读书人,一生历经五代,长期身居要职——
  河间市瀛州水系公园之瀛海园有座瀛台,一旁的景观介绍里称瀛台曾为宋代知州登临之地,又相传为“冯道读书台”。这个冯道是谁?跟河间又有什么关系?这还要从1100年前说起。
  唐天祐四年(公元907年),唐哀帝李柷被逼禅位,梁王朱温即位,开启了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动荡时代。直到公元960年北宋建立前,梁、唐、晋、汉、周五个朝代更替,其间战乱不断,百姓流离。然而,就在这样一个苍茫乱世,却有一位高官,历经四个朝代十个皇帝而不倒,且始终位列三公、宰相等显要位置,这个人就是冯道。文章操行大受赏识1
  据乾隆《河间县志》记载,冯道为瀛州景城人。唐僖宗中和二年(公元882年),冯道出生于一个耕读之家。当时的瀛州,与沧州并列,是唐王朝治下300多个州之一,治所在地为现今河间市区。景城是辖下6个县之一,大致位于现今沧州市区西北一带。
  冯道年轻时品行敦厚,生活清贫却能以读书为乐,奉养双亲,为善乡里。后来,经人推荐,冯道给幽州节度使刘守光当幕僚。唐末的节度使往往总揽军政大权,为争夺地盘互相讨伐,战争不乱。刘守光讨伐定州,冯道好意劝阻,却被关进监狱,后经营救逃出,到太原投奔晋王李存勖,以文章操行得到赏识。
  乱世中,百姓朝不保夕,军阀掠夺成性、贪婪享受,唯有冯道不为所动。在李存勖攻伐后梁的交战前线,冯道住在随军帐篷里,无床无席,只有一捆干草铺地。带队武将把战争掠夺来的美女送给他,他不好推辞不受,就将女子安置在别屋,等找到亲人时再送回家。多次劝谏官至要职
  等李存勖灭掉后梁称帝,创立后唐王朝,冯道更是一路晋升,官至户部侍郎、翰林学士等职。
  这一年,冯道的父亲去世,按朝廷规矩,他必须回家守孝,称为“丁忧”。得知冯道回乡,瀛州和景城县的地方官员都赶去看望他,带去很多钱财,他不仅分文不受,还拿个人俸禄去接济受灾百姓。乡邻中有的田地无力耕种,冯道暗地帮他们管护,却从不主动说起。“丁忧三年”,实际守孝时间长达27个月,冯道这期间就住在自家茅草房里。
  瀛州是中原与契丹对峙的最前沿,直到宋辽时期,以瀛州为中心的高阳关路,也是北宋对抗辽军的边防重镇。契丹人非常钦佩冯道的才学与德行,听闻他回乡守孝,曾想把冯道劫掠到契丹国任职,只因瀛州一带守军防卫严密,方才作罢。
  等到“丁忧”期满,冯道被朝廷重新起用,皇帝已换成了唐明宗。与冯道同朝为官的,还有河间人张昭。唐明宗李嗣源在位仅七年,史家评价他反贪腐、褒廉吏,罢宫人、除伶宦,是五代时期少有的“小康”时期。唐明宗成为一代“明主”,在一定程度上多亏了河间人张昭和冯道的劝谏。张昭曾劝谏唐明宗俭省、用贤,而冯道则以“二月卖新丝,五月粜秋谷”的《伤田家诗》提醒唐明宗关注民间疾苦。
  有一次,唐明宗得到一个前朝的国宝玉杯,喜欢得不得了,拿给冯道欣赏。冯道感叹:“这是罕见的有形之宝,但对帝王来说,最大的宝贝是皇位,守住皇位要靠仁,‘仁义’才是更为珍贵的无形之宝!”唐明宗虽一介武夫出身,反复体会却渐渐悟出明君道理。
  几年下来,后唐连年丰收,朝廷无事,唐明宗也沾沾自喜。冯道却不放过这个趁机进言的机会,在一次君臣闲聊中说道:“臣以前在太原任职,曾奉命到中山,路过井陉关时地势坑洼不平,生怕马失前蹄而摔倒,于是紧紧拉住缰绳,小心看着前路,反倒平安无事。后来到了大路,觉得道路平坦,可以松口气了,心里一懈怠,手中缰绳也放松了,结果马稍一颠簸,人就被掀翻在地。”由此,冯道劝谏唐明宗以小见大,虽然收成较好,天下太平,却不能因此而纵情享乐,而应当时刻谨慎小心,兢兢业业。唐明宗听了冯道的话深以为然,而冯道那句“蹈危者虑深而获全,居安者患生于所忽”,也随着这个骑马的故事而成为修身经典。主动上书出使契丹
  公元936年,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勾结契丹,灭唐称帝,建立后晋。为报答契丹支持,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这其中就包括冯道的家乡瀛州。
  后晋新立,石敬瑭选派大臣出使契丹,朝中众臣子没人敢去。冯道听说后马上手书两字“道去”,就命令书吏草拟出使文书。书吏见冯道主动送死,脸上变色,双手发抖,颤颤惊惊写完文书,已吓得泪流满面。可冯道呢,干脆连家也不回,命下人回府向家人告别,当晚便住进驿馆,准备出发。
  听说冯道来契丹,耶律德光高兴得非要出城迎接,群臣劝谏“岂有天子迎接宰相的道理”,这才作罢。冯道的家乡瀛州一带与契丹人接近,边境贸易往来较多,冯道因此比较了解契丹人的性格,在北国与契丹君臣小心周旋,两年后竟被放回,安然回到中原,从此更受恩宠。冯道曾请求回家乡瀛州退隐,石敬瑭让侄子亲自探望捎话:“你一天不上朝,朕就亲自上门去请!”
  几年后,石敬瑭病逝。耶律德光亲带契丹骑兵,攻入汴梁,灭了后晋,并将冯道召来,有意奚落:“你是个什么样的老头?”冯道不急不躁:“我是个无德无才的痴玩老头!”耶律德光又问:“天下百姓,如何可救?”冯道答:“现世的百姓,即使佛祖再世也救不得,只有皇帝您救得了呀!”
  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原,往往掠夺烧杀而去,过后一片生灵涂炭。这一次,因冯道一句看似恭维、暗含讽刺的话,却使得契丹人免开杀戮。
  连对冯道颇有意见的欧阳修,都高度评价“人皆以谓契丹不夷杀中国之人者,赖(冯)道一言之善也!”。一句话救下无数百姓苍生,能说冯道不爱国爱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