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2日   
“旗袍迷”爱剪裁自制旗袍送亲朋
  别人退休后爱逛公园,她却爱去“布头街”;别人阳台上养花种草,她的阳台放着缝纫机、包缝机……在亲朋眼中,57岁的杨彩霞是个奇女子,她自学裁剪,制作出上百件改良旗袍,充实衣柜之余,还馈赠亲友。
阳光透过窗子,洒满十余平方米的阳台,做完家务的杨彩霞有了闲暇,又坐到缝纫机前。
  拿起一卷橘色棉线插到线轴上,指尖拉抻捻起线头穿入针眼,尽管有老花眼,但这些做过千百次的动作杨彩霞早已熟练。她拿起那件裁好样式的橘红真丝布料,叠好边角,脚踩踏板,两手推布,转眼间一行齐齐整整的针脚就与布料合二为一。顺利的话,不出半个月,这件真丝连衣裙就能做好。
迷上旗袍
亲手裁制不重样
  从小,杨彩霞就看着母亲做衣服。少女时期的她被旗袍迷住,那种平肩翘臀、凹凸有致的设计充分释放了女性婀娜多姿的体态。杨彩霞试着做改良旗袍,素色纯棉格子布被她穿出了玲珑曼妙的风味。这件旗袍成了她试手的第一件作品,至今被她珍藏在皮箱里。
  真丝、呢子、蕾丝、纯棉……杨彩霞家的衣架上、柜子里到处都有旗袍的身影。春天的外套、夏天的连衣裙、秋天的披风、冬天的棉袄均出自她手,或是开叉,或是盘扣,或是领襟都带着旗袍的色彩。退休后的9年里,杨彩霞将大把时间交给裁剪,制作了上百件改良旗袍,自己穿的同时还送给亲朋。
慧心巧手
制作衣服赠亲朋
  杨彩霞笑言,她逛商场就是学习,常常干逛不买。另外,她还喜欢去维明路附近的“布头街”。久而久之,她与不少商贩熟悉起来,还跟几位老板互加微信,对方一进新布料就告诉她。
  “好几次,我和外孙女穿亲子装出门,别人老远就过来问哪买的。”这种事儿杨彩霞常遇到。“她做了不少裙子送人,给我也送过,穿出去老有人问哪儿买的,一听说是朋友做的,都夸手巧呢。”同事赵淑梅自己不会做衣服,杨彩霞对裁剪的热爱被她看在眼里,直言“不容易”。
  “这件衣服,本来是我做来送给弟媳妇的,但后来觉得那件裙子版型不称她,就重新做了一件。这件我自己改了领子,加了盘扣,没想到大家也说好。”杨彩霞比量着一件灰色呢子裙,回忆着属于它的故事。做得多,送出去的也不少,对她来说,不管自己穿还是送他人,都要依据喜好和体型量体裁衣。
一面之缘
台湾夫妻送量尺
2014年,杨彩霞去台湾旅游,晚上自由活动时,杨彩霞注意到街边有一家小小的卖布店。经营店铺的是一对台湾夫妻,两口子卖布也做衣服。杨彩霞浏览着店里的布料,跟夫妻俩攀谈起来,而且越聊越投缘。临走时,大家意犹未尽,台湾夫妻将一把自制的弧度尺送给她,还现场裁了一条裙子样子送给她。
  2015年,杨彩霞去日本旅游。同行的朋友们排队买化妆品时,她又发现附近有家卖布的店。不一会儿,她拎着袋子回来了,里面放着两卷布。可一问价儿大家吓了一跳,7000元人民币!“布上的花很少见,我一眼就看上了。日本的布料窄,还贵,为了做衣服得买的长。”
志同道合
通过裁剪交朋友
杨彩霞的邻居栾淑华也喜欢裁剪。前几年,栾淑华在小区常能见到杨彩霞在车库里做衣服,一来二去便熟悉了。后来,两人相约去逛“布头街”。“这块布好看,你穿准漂亮。”“我没你做衣服那两下子,怕做不好。”“别想那么多,你做的没问题,不会了我教你。”这样的对话在她俩之间常有。栾淑华听取杨彩霞的建议,结果做到一半遇到了难题。杨彩霞二话不说把做了一半的衣服拿走了,再送回来时,已经做完了。“她做衣服从不马虎。”栾淑华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深紫色连衣裙:“算上这件,她送过四件衣服给我了。”
  还有一次,杨彩霞的一个朋友穿着她做的衣服出门,遇到一个陌生人。那人辗转找到她,希望帮忙裁一个裙子样,杨彩霞也高兴地答应了。对杨彩霞来说,裁剪就是快乐,而帮人与裁剪一样,也是一件乐事。
  祖孙穿上亲子装,羡煞亲朋。杨彩霞将大把时间交给裁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