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1日   
窦尔敦传奇
  第五回
入寺院贪玩铸大错
辞少林以走谢恩

无为高僧带着小尔敦,刚回到少林寺,寺内主持便告诉他,全国武林,有要事相商,需无为到山东泰安参加一个会议。无奈之下,无为只得又备好行囊,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把伴他同行的弟子方笑为叫来。又召来大弟子黄三太,无为抚摸着尔敦对黄三太言道:“他乃为师新收的关门弟子,入寺事宜我已基本办妥,今日有事需为师去趟泰安,时间不会太长,有你师弟笑为照料我的饮食起居,尽可放心。只是尔敦年纪幼小,又初到少林,人地两生,我放心不下,我要你代师管好习武等事的同时,安排好尔敦的衣食住行,告知他在寺院应守的清规戒律,看护好他的行踪,有何难吗?”三太笑道:“些许小事,何用师父牵挂,上路便是。”无为会意地一笑,命笑为背起行囊,二人便踏上了去泰安的路。
  黄三太出身豪门,鄙夷地端详着小尔敦这个其貌不扬的庄稼小子,只见他灰头土脸,脏兮兮并不合身的土布裤褂,一双透着调皮捣蛋、并不好惹的大眼睛,黄三太怎么也不理解师父怎么会收这么个土蛋徒弟。给这么个小东西办事,真有失身份,毫无面子可言,师父指派又不敢不听,因而只是粗略地为其安排了吃喝拉撒住,便即刻离去,至于师父的其它嘱托,早扔在脖子后头。
  再说尔敦,人虽聪明,但年龄太小,玩儿心又大,活泼好动,爱凑热闹。又皮皮拉拉,无人监管,再加上吃饱喝足无所事事,便成了“无缰野马”,整天在寺内东遛西逛,看到禅院念经,他也悄悄加入其中,口中也念念有词、摇头晃脑,几次逗得众僧捧腹大笑,令主持哭笑不得,弄得佛事骤停,但他却毫无察觉,依旧我行我素。见众人习武他也混入其中,依葫芦画瓢,挥胳膊伸腿……有一次,一个习武人不知他在后面,转身一个扫蹚腿,正踢中小尔敦,摔得他头破血流,吓得人们赶紧去扶他,而他却一骨碌爬起来,抹了抹脸上的血,笑着就跑了。还有一次,人们练站桩,他见人们在桩上飞来走去好玩儿,他也爬了上去,猛地站起身,双脚一跳,踩空了,头朝下就栽了下去,为救他,旁边一个武僧纵身一跃,虽把他接住了,他没受伤,但那个武僧一头正撞在木桩上,弄得鲜血喷涌,差点丢了性命。
  总之,无为高僧走了半月有余,他也胡乱戏耍了二十多天,弄得他成了寺内的议论中心,主持们非常生气,商议决定,等无为归来,立马将其逐出山门。
  无为高僧办完事,回到少林寺,脚还没站稳,便知道了小尔敦的所做所为,他满腔怒气,立刻命方笑为,叫来了黄三太和窦尔敦,无为高僧手指黄三太,大声呵斥道:“临行前,我有言在先,一要你安排好他的衣食住行。二要你告知他寺内的清规戒律。三要你看护好他的行踪。如今,他捅了这么多娄子,你有何话说?”那黄三太是谁?在见无为的路上早想好了托词。只见他不慌不忙,故意低声言道:“徒儿办事,历来遵从恩师教诲,有主次分轻重,我觉得,管好习武诸事是主、也是重,其余是次、也是轻。我从来认为恩师收徒,德操第一。我万没想到,窦尔敦竟是个顽劣之徒,惹了这么多祸端,理应严惩于他。”说到这儿,他偷看了师父一下,见师父气色平和,于是,他接着说道:“庄稼小子,成不了大器。恩师何不顺从主持,把这个土蛋逐出山门。”三人听了,都是一惊!无为刚要开口,只见方笑为已站起身来言道:“师兄此言差矣。庄稼小子出身的帝王将相,学者富商,古往今来,不胜枚举。尔敦还是个孩子,贪玩儿是孩子的本性,他因玩儿生事犯错,岂能严惩,更不可轻言逐出山门。这样做,就太过份了。”没等别人再开口,无为心情沉重地言道:“徒儿不必再争,为师自有主张。笑为呀,我要你把尔敦领回住处,代为师好生开导于他。容为师妥善处理此事,你陪他回吧。”小尔敦是个机灵孩子,听了这些,自知犯了大错,于是他慌忙跪倒,哭着对高僧言道:“小儿愚傻,犯错不知,求师父严加教训。”无为见状,怒气全消,自言自语说道:“少林寺乃佛教圣地。怎容得孩儿戏耍、肆意而为啊?孩子真的是小了点呀,笑为你带他回吧。”这时尔敦听了向前爬行几步,再一次连连磕头,哭着喊道:“小儿有错,连累了师父,难为了师父,小儿心里难受,对不起师父。”这时笑为硬把他拉起来,又听师父言道:“孩子,不必悲伤,有为师在,料也无妨,回吧。”方笑为这才挽着尔敦,走回了住处。
  小尔敦趴在床上,听不进笑为劝解,只是哭个不停,笑为见说也无用,只得安慰再三,便默默走开。小尔敦哭一阵儿、想一阵儿,想一阵儿、再哭一阵儿,到后来他终于想好了,那就是再也不能给师父添难,添烦添乱,自己只有离开少林这一条道,于是他打定了主意,明日离开少林。离开少林去哪儿呢,绝不能去太湖找爹娘。一是太湖太大,听说叫八百里太湖,别说是找,就是走一圈,也得累死。这二即便见到爹娘,爹娘听说自己武艺没学半点,因犯错跑了回来,就是爹娘不打不骂,自己也得臊死。还是回老家吧,一是老家好找,一提河间府谁都知道;这二是那里有大伯、大娘、叔叔、婶婶,兄弟姐妹,还有自己的小朋友,他们都不会嫌弃自己。尔敦既想好了,也就不哭了,慢慢也就睡着了。
  小尔敦一觉醒来,鸡已叫上二更,他一骨碌爬起来,赶紧收拾了该收拾的东西,见什么都弄好了,他便来到了少林寺大门口,门卫说什么也不放行。尔敦急了,哭着说道:“是少林寺主持,让师父把我逐出山门,你们为什么又不放我走?这也太不讲理了。”门卫言道:“我等不知,怎可放行。”尔敦道:“你们不知,赶快去问。”这时只听另一个门卫说:“他这事我知道,他是因玩犯错,咱放他走吧。”于是,门卫放了行。
  小尔敦步出门外,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泪如雨下,面朝少林寺,双膝跪下,高喊:“师父,徒儿不孝,给师父惹了事,对不住师父了。徒儿给师父磕头了。”说着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擦干泪水,心一横,便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