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1日   
姚天宫有棵酸枣树
  两株树龄超过1000年的酸枣树,一个有着600年历史的古老村庄,一串串震撼人心的传说故事……在河间市沙洼乡姚天宫村,两棵古酸枣树见证了村民们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与内涵悠远的历史文化。
  “姚天宫”——外地人初听说这个名字,可能会吓一跳:记忆中的小村名字,大多是“庄”“屯”,怎么还有如此高调的村庄名字——“天宫”?原来,在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大移民时期,山西有姓姚的移民随着队伍来到河间,途中发现一个古玉皇庙,四周风景甚佳,遂在古庙西侧定居建村。又因那玉皇庙富丽堂皇,宛如神话中的“天宫”一般,就以姓氏冠名为“姚天宫村”。相应地,古庙南侧有傅天宫村,东南侧有张天宫村,姚天宫东南侧又有刘天宫村。以宗教的历史传承看,“天宫”一词多指道教,也就是《西游记》中玉皇大帝与众神仙居住的地方。明代全真派道士周玄贞撰写的《皇经集注》,即有“玉帝天宫,有玄象瑞光”的说法,所以民间多称玉皇庙为“天宫庙”。因此,“姚天宫”的得名,或许并非因为庙内装饰好似天宫,而是当时本身就被称为“天宫庙”。
  再古老的庙宇也会倾颓倒塌,树木却可历经千年而常青如故。传说中的姚天宫玉皇庙建筑雄伟、面积广大,仅庙台就相当于十几户房屋,庙前有历代石碑八九座,可惜早已不在,唯有两棵巨大的酸枣树,遮荫蔽日,一眼可知以往的繁华。酸枣树属于灌木,多为细长枝条,很难长高,像姚天宫酸枣树这样,长至高六七米、胸围近三米的大树,更是极为罕见。古树中间的树洞,甚至能钻进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原有资料称这两棵酸枣树种于600年前,最近,有园林专家鉴定约有千年树龄,那么已是唐宋年间栽植的了。云南省宜良县有棵千年酸枣,高约7米、周长3米,与姚天宫村酸枣树相比,可说不相上下。更让人称奇的是,姚天宫两棵古酸枣树之旁,还有一棵树龄150年的“子树”,以及众多“孙辈”的酸枣树苗。看到这场景,村民们亲切地称前两者为“树爸”“树妈”,后者为“树女儿”,小树苗则是他们的“子子孙孙”,象极了一个和谐美满的大家庭。
  在姚天宫村民看来,酸枣树好似一位庇佑后辈的先人,已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与古树相关,也流传着很多颇有些神奇的传说故事。传说唐僧西天取经时路过此处,化些斋饭,之后在庙旁休息,随手把袈裟搭在两棵小酸枣树上。唐僧一觉醒来,已过去一个时辰,遂披上袈裟,快速赶路。谁知,白龙马一骑绝尘而去,身后的酸枣树却中了“仙气”,眨眼之间从一棵小树长至参天,树盖如伞、荫凉蔽日。后人传言,小孩子若是爬到树尖,就能顺枝到河间府城。
  传说明代之时,姚姓先辈移民至此,长途跋涉,其中一人病重,危在旦夕,随手摘了树上的酸枣吃,还用树叶煮水喝,没想到竟神奇康复。相传,村里有个小伙子,母亲病重在床,意识混乱之中,突然想吃兴村乡的包子;小伙子自幼至孝,对着酸枣树许了个愿,就飞奔出村,来回数十里路,不到一刻钟就买回来了,包子还冒着热气。还有庙台下面相传有个元宝坑,庙台边有两眼古井,传说是唐代名将薛仁贵插抢的枪眼,后来成了永不干涸的古井。这些故事虽然类似神话,但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村民对酸枣树的敬畏之情。也正因了传说中的灵性与神奇,历代以来,这两棵古树始终香火旺盛,求子治病、挂袍还愿者不计其数,后来则成了远近闻名的庙会场所,每到正月十五更是热闹非凡。
  抛开传说不提,现实中的酸枣树,可说全身都是宝。酸枣果营养价值很高,酸枣仁是名贵中药,树皮、树叶的提取物也有治疗功效。即便有如此之大的“治疗”诱惑,再加上“千年古树”的光环,姚天宫村酸枣树的利用却有很多“规矩”。比如无论男女老幼不得爬树,酸枣熟了也不能敲打,必须等枣熟透落地,才能捡着吃,古树俨然成为村民心中的树神。
  时光流转、岁月匆匆,一代又一代姚天宫村人守护着酸枣树。因地势低洼,树根容易被水浸泡,村民们给古树培上土,整修了庙台,还成立护树小组,常年巡回保护古树。
  2017年3月,两棵“子孙辈”的小酸枣树移栽到河间市瀛海园,而千年老酸枣树则成功入选“河北树王”。
  如今,该村的古酸枣树,不光是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更成了姚天宫村民的精神依托。走过庙台,抬望古树,就好比遇到亲切慈祥的长辈,心中满是踏实和欢喜。细细想来,这两棵千年古树,不正是河间古郡的象征吗?那些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虽然年代久远、树枝嶙峋,却总是品味悠长、历久弥新,成为我们心中最美丽、最动人的画卷。